快捷搜索:  as  xxx  1111

忘川·非狐

天光未开,飒飒竹林间传来僧人诵经的声音,流笙起身开门,月色冷光中青衣僧人斗笠半遮,他缓步行来,幽寂气息冲破夜色。

“听说讲一个故事给你,便能问一个问题。”他不像修佛之人,语调冰冷到没有生气,眼中有忽略世间一切的淡漠。

她侧身将他迎进来:“还可以赠你一杯茶。”

他取下斗笠,凉薄的唇抿得极紧。听闻嘴唇凉薄的男子心也凉薄,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“我不要茶,我只想知道一个秘密。”

流笙将冒着热气的茶端给他,唇角微微挑起:“在我这里,没有什么是秘密。”

她没想到自己会死在沙漠里。

日头西沉,比起午时能将人烤熟的灼烈如今已算温和,可她依旧燥热难耐,尽管热到这个地步,仍没有半点汗水。

她已经两天没有饮过水了。

她是为了一本武功秘籍深入这片死亡沙海的。她生性洒脱不受约束,但凡自己喜爱的想尽办法都要弄到手。听闻这里天降异象有绝世秘籍出世,修炼者可驻颜生肌,但凡是个女人就受不了这种诱惑。

仗着自己功夫不错,单枪匹马便闯了进来,结果老天深深让她明白什么叫红颜薄命。

落日余晖照得这片黄沙有金色光芒,她大红衣裙在身后曳出深浅不一的沙痕,像艳丽红花从极致开到衰败,透出荼蘼风情。

力乏从斜坡滚下来时,她砸到一个昏迷的女人。

女人左脸有青黑胎记,想来便是为了能够恢复容貌的秘籍才会来到这里。她还没有死,似乎知道身边有人,只是两人都没力气说话,比肩躺着,连呼吸都微不可闻。

沙漠的星空亮得纯粹,她眯眼想记住死前的人间美景,女人突然艰难地从腰间掏出什么东西放到她胸口。

“我快撑不下去了,若你能活着离开,帮我一个忙吧。拿着这个香囊,到定林寺找谈渊,找他给我超度。”

女人说完这句话便咽了气。

一个时辰后,天降大雨,她想,这场雨来的真是太不及时了。

她握着香囊,爬起来继续行走,而原本正在悄然靠近的黑影也悄然消失在雨幕中。

叁。

七月十五,僧自恣日。

定林寺供佛敬僧,超度先亡。隐于葱郁山林的青瓦红墙肃穆寂静,非狐拾阶而上时只能听见古朴的钟声回荡,离得近了便有低缓诵经声,她素来不信佛只信自己,你想,她要死在沙漠的时候哪怕念一万次经也不见得佛祖就能来救你。

她依旧穿大红衣裙,裙摆绣有五瓣扶桑,青丝用玉簪松垮地挽在脑后,腰间一把明珠镶嵌的破云刀,艳到连日月光辉都似被夺去。

门口打坐的老僧问:“不知女施主来此所为何事?”

她自认露出一个善意的笑,万般风情从唇角延至眼梢,几个刚入法门的小僧当即佛心不稳。

“我找谈渊。”

老僧想了想:“本寺没有这个人。”

她挑了挑眼角:“我并非寻仇,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他。”

她将香囊晃了晃,依旧没收到任何回应。但那女人怎么说也算和她共生死了,她既答应她的死前委托,无论如何也要完成。

她往蒲团一坐,红衣轻拢,褶皱在地面曳出落花姿态:“找不到他,我便不走了。”

有武僧怒目圆瞪:“佛门清净之地,岂容你胡闹!”

说罢便上来擒她,她翻身避开,几招交手,连破云都未拔出便反将人擒住。僧人一边惊叹她武功之高,一边做出防御姿态,她有些烦恼地抚额:“我不是来打架的啊,谁想跟你们这些秃子打。”

一番动静,寺庙的武僧们都围了过来,她应对起来渐渐吃力,眉眼染上怒意,一脚将僧人踢开后,突觉身后有破风之势,堪堪避开却被拽住脚踝摔在地上。

这一下摔得不轻,她素来爱惜自己的容貌,此时竟是脸着地,感觉到脸颊火辣辣地疼,当即放声尖叫,想着可能是破相了,难过得哭出来,本来还交手的僧人们面面相觑,都有些难为情。

他们竟然把一个姑娘打哭了。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

有人在她面前蹲下来,递上一方青色布巾,她啪得一下打开他的手,眼角还挂着泪,看上去楚楚可怜,却吼得气势汹汹:“如果我毁容了,我杀光你们这群秃子!”

住持叹了声气,交代道:“清远,你带这位女施主去厢房,将前些时日外域高僧送来的白莲膏拿给她。”

“是,住持。”

被唤作清远的青衣僧人收好布巾,对着她道:“姑娘请随我来。”

她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,依旧不忘初衷:“我找谈渊!”

清远脚步顿了一下,回过身皱眉打量她,她这才看清他的脸,一张格外俊秀却淡漠的脸。

“那是小僧出家前的俗名,姑娘如何知道?”

搞了半天,害自己摔了脸的始作俑者就是他啊!她气愤地将香囊扔进他怀里:“这个香囊的主人死了!让我把这个交给你,给她超度!”

他捏着香囊点头:“知道了,劳烦姑娘。”

她有些不可思议:“她死了,你就是这个反应?”

他依旧是寡淡模样:“姑娘认为小僧该有何反应?小僧早已皈依佛门,俗事便如过往云烟。不过姑娘放心,超度乃分内之事,小僧定然用心。”

她瞪了他一眼,却也没必要和他争论下去,捂着脸催促他拿药过来。

他真是她见过的最淡漠的一张脸,说好听了是博爱众生,实则是谁都不爱吧。真是可怜了那个至死还记挂他的女子。

没多时他端了斋饭过来,她挑眉道:“我不吃这些,我要吃烧鸡。”

“寺庙不沾荤腥,姑娘想吃便下山吧。”

她拽住他的领子:“你们毁了我的脸,不治好就想赶我走?”

清远不费力地将她推开,看似文弱,实则功夫在她之上。她较劲地和他过招,最后还是被反手擒住,背对着他吼:“再不放手我喊非礼了!”

他语音淡淡:“你还闹不闹?”

她从来就是不受威胁的人,一脚反蹬在他胸口,回身得意瞧他,眉梢微微挑起,眼角流转的风华饶是风月场所的女子见了都要自惭形秽。

清远掸了掸胸口脚印,端起斋饭便走。

她大喊:“你要饿死我吗!”

他回身面无表情看她:“你不是不吃吗?”

她一把夺过来:“那我减肥行不行!那我现在想吃了行不行!”

清远没理她,转身走了。她在外人面前素来气质淡然,在他面前却暴露了顽劣本性,真是令她想忽视他都不行。

外域的白莲膏药效极好,半月下来脸上已看不见疤痕。这半月她一有机会就和清远交手,打不赢就喊非礼,侥幸赢了则嘲讽他许久。

她闯荡江湖,从未见过如此清心寡欲之人,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,偏偏一拳打出去像打在棉花上毫无着力之地。

平时日里他给上山祈福的人讲佛,她无事也去听,一袭红衣格外显眼,可他就像没看见她,嗓音像冰山之巅流淌的雪水,清澈而冰凉。

“昔日寒山问拾得:世间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、如何处治乎?拾得回答他: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、再待几年你且看他。便是告诉我们,少心寡欲,待世宽容。”

非狐打了个哈欠,偏着头眼微阖,阳光透进大殿,她的身影在朦胧光线中有绚金光芒。清远讲完一段佛经抬眼,目光从她身上掠过,继续翻了下一页。

她在定林寺呆了一月,每日吃斋听佛,却不知山下为寻她已闹得满城风雨。

年前她去金陵洛城参加流花宴,被城主胞弟一眼相中,东躲西藏了一段时间,后来深入沙漠失去踪迹,那人还派人去沙漠寻她。

久寻不到便以为她命丧沙漠,哭着要殉情,洛城城主头疼地命人掘地三尺也要把非狐找出来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一月之后,清远下山云游,她以自己是弱女子不敢独自下山为由跟着他。清远着青衣戴斗笠走在林间小道上,树叶罅隙投下光影,他背影颀长而高雅,幽寂气质令这山中阳光都清冷了许多。她折一段柳枝悠悠跟在后边,时不时打个口哨。

上了官道他终于开口:“小僧已护送施主下山,就此别过。”

她凑上去,纤细手指搭在他肩上,衣袖滑下露出皓腕,袖口绣有五瓣扶桑花:“你知不知道,我在江湖上仇人很多,如果你赶我走,说不定下一刻我就会被人杀了。上天有好生之德,你忍心吗?”

话刚落,前方马蹄阵阵,一行人飞驰而过却转瞬勒了缰绳,愣了一下大喊:“是非狐!把她抓起来!”

若是往常她定笑着提刀迎敌,此时却啾得一下躲到清远身后。斗笠半遮的脸上有深浅阴影,他果然出手将来人打退,双手合一道了一声阿弥陀佛。

“不知非狐施主如何得罪了侠士?”

“和尚?”为首之人翻身跃下,皱眉打量:“洛城城主的胞弟因她寻死觅活,城主放话谁能找到她必有重赏,大师还是莫要干涉洛城的事为妙。”

金陵洛城,武林之尊。

清远微微皱眉:“小僧并不知道什么洛城,只是姻缘之事不可强求,侠士为了一己私利强迫他人,实乃罪过。”

她探出头:“对对对,我已经皈依佛门了,断情绝心,不谈嫁娶。”

清远侧身看她,不满她撒谎却没有拆穿。几人哪里会听这些,只道这和尚敬酒不吃吃罚酒围了过来。他将非狐往后推了推,嗓音是一贯浅淡:“往后站些,莫伤到了。”

第一次,她无需出手只需站在别人身后。青衣在空中翻飞,斗笠下她看不见他的表情,想象中应是紧抿的唇,微拧的眉,醉了片刻光阴。

他将最后一个人放倒时,她脚尖一点飞跃上马,在雾色中朝他伸出手,眉梢笑意飞扬:“上马。”

他淡淡看了眼那双白皙纤长的手,翻身上了另一匹马。

他本想安安静静化个缘,传个佛,无奈非狐跟在身边片刻都不得清宁。一路行来和不同门派的人交手,佛法没参透多少,各门各派的功夫倒是深入了解了一遍,功夫大增,着实令人无奈。

想让洛城欠自己一个人情的人不在少数,非狐对着一人气急败坏吼:“陈玄英!你上次不是追着说喜欢我吗!现在竟然为了把我送给别人来对付我,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?”

被清远一把捞上马背跑了。

她瞪着他:“为什么要跑!”

他瞟了她一眼:“因为打不过。”

已是腊月寒天,夜晚他们在树林生了火,她将烧饼和水拿给打坐参禅的他,开始给自己烤野兔,香味引得她直吞口水,他却如入定一般毫无动静。

所谓秀色可餐,她看着火光中他那张分外俊秀的脸,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饿了。

远处山头有白梅幽幽绽放,夜幕星光璀璨,冷香织网,她蹑手蹑脚靠近他,月色下未挽的发长及脚踝,发尖沾了枯叶落花。

他没有预兆地睁眼,古井无波的眸子似要看进她的心底。

她挺直了腰:“我冷。”

夜色中他似乎叹了声气,去拾了枯柴将火烧得更旺,她靠着他坐下,听见他浅淡嗓音:“我云游参学一路艰苦,你不必跟着吃苦。”

她偏着头,墨发侧束在胸前,往日艳到张扬的模样此时敛得十分温柔:“不跟着你谁保护我啊。”

他盘腿入定,没有答话。

半夜她靠着他沉沉睡去,他僵硬着身子,终究没有推开她。

没有听说哪个和尚云游还带着一个姑娘,不知道佛祖知道了怎么想。他化了缘出来,看见她折一枝桃花朝他挥手,身后绯色桃花大片绽放,铺开十里漫漫烟霞。

她吃着他递过来的馒头:“我以前在桃花树下捡过一个孤儿,她躺在襁褓里快要被冻死了。”

她回忆往事的时候用手指缠绕青丝,偏着头,眼角微微挑起:“我把她带在身边一起闯荡江湖,但我不会照顾小孩,她跟着我吃了很多苦,后来我把她送到了纯阳。她在那里会有新的师父和同门,不管怎么样,至少不会漂泊孤独。现在,大概已经快有我高了,估计她已经忘了我了。”

她拍了拍手,长叹:“还是一个人好,没有牵挂和羁绊。”

他没说话,淡淡看着她,半晌伸手为她掸去发间落花,她弯起唇角,抓住他的手钻进桃花林,红影在繁花中穿梭,落下纷纷花雨。

当暮春桃花落尽,洛城的人终于找到她,训练有素的影卫不比江湖之人,饶是清远功夫再好两人还是没有突出重围。

她抓着他的衣角紧张地问:“你能让佛祖帮帮咱们吗?”

他一贯淡漠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:“不能。”顿了顿:“别怕。”

她失神在他不知是少见的笑容中还是那句令人心安的别怕中。

自从跟在清远身边,破云刀已经许久没有出鞘。她遇到了一个不用让她拔刀的男人,可惜这个男人爱的是佛祖……

影卫突过来时,她将破云刺进对方肩头,清远一掌将偷袭的人打退,眉头皱起:“不可伤人。”

她撅嘴,却依言用刀背攻击。他护在她前面步步退守,逐步逼近峭壁边缘。她探头看了眼山涧白云,心想,他不会是想从这儿跳下去逃命吧,这可……

还没想完,他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纵身跃下。

耳边风声猎猎,峭壁荒草在浓雾中摇曳,他夺过她手中破云刀刺入山壁,耳边响起刺耳刀鸣,下坠的身子终于摇晃着停下。

她紧紧搂着他,抬头只看见他弧线姣好的下颌。能感觉他抱着她的手渐渐收紧,嗓音却一如既往的浅淡:“别怕。”

她无声笑了笑,埋进他的肩窝:“有你在,我不怕。”

其实想想也知道,她杀过人,他却连只蚂蚁也没踩死过。可无论什么时候他总将她护在身后,将她当做需要保护的小姑娘。

修佛之人普爱众生,此时此刻,她却生出想独占这份爱的想法。

清远抱着她下到崖底时她扭伤了脚,红衣也被峭壁荆棘扯得破碎,他看着她狼狈模样,眉眼间似有笑意,在她面前蹲下。

“上来。”

她伏在他背后,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在他耳边吹气:“大师,男女授受不亲哦。”

话刚落,被他吧唧一下扔下去,摔得她龇牙咧嘴,破口大骂:“清远你个王八蛋!死秃子!”

他眉目淡若远山,居高临下打量她:“你还闹不闹?”

她愤然扭头,眼角却瞟到他转身要走,只得没出息大喊:“不闹了不闹了,你别走啊!”

他的后背宽阔温暖,这次她终于休停,将脑袋枕在他肩上,似能看见他微微挑起的唇角。

大夫嘱咐她七日不可下地,恐会伤到筋骨。她素来是不安分的人,歇了半日便坐不住,将枕头扔到坐在木椅打坐的清远身上,看他微冷的目光射过来,做出委屈模样:“我饿了。听说这里虾仁包子特别好吃,你去给我买几个。”

他看了她好半天:“你让我一个出家人去买肉包子?”

她装模作样叹气:“我还是自己去吧,唉,天妒红颜……”

他腾地一下起身,脸色沉得似要滴下水来,牙齿缝挤出几个字:“我去,你别动!”

她笑吟吟看他出门,若他回头,定能看见她此时眼底似要溢出的温柔。窗外院内栽了大片九里香,天气已有夏意,凉白花朵映着他青衣独行,像银白月光照进幽幽深井。

他离开后不久,黑衣人从窗口跃入,她来不及拔出破云便被擒,感受到脚踝痛意,只得认命。他们将闯入的痕迹收拾干净,看上去像她独自离开一样。

她不知道当清远拿着包子回来时看见这幅境况会作何感想,只是遗憾终究还是没吃到他亲手买的包子。

她以为洛城这样劳师动众地寻找自己,那个单相思的城主胞弟肯定会在她被抓回来的第一时间和她成亲。可惜她自被抓回来,虽是好酒好菜伺候着,可除了下人半个人影也不见,想来他们抓自己,没那么简单。

很快就证明她想得没错。来见她的不是城主胞弟,而是身份尊贵的洛城城主。这个传说中的男子无论是武功还是家业都是江湖上顶尖的,他虽是在笑,眼里却毫无感情。

“非狐姑娘在这里可还住得习惯?”

她剥了一颗荔枝放进嘴里,悠悠道: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我自知没有杨贵妃绝世丽质,城主这么兴师动众把我抓来,还是开门见山吧。”

他唇角挑起笑,把玩着茶杯:“我喜欢聪明的女子。”

她冷笑,你喜欢我倒是放了我啊。这些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的人无一不想对付她,却只有那个一心向佛不喜欢她的人会次次护着她。

桌上瓷瓶插着几枝紫玉兰,紫色花瓣衬着白瓷蓝釉,是少见的琉璃烧瓷。他不慌不忙饮了口茶,问她:“你可听说过七言菩提心?”

“听倒是听说过,不过那等传说之物也就是听听而已,城主不是想告诉我七言菩提心真的存在,它就在我的体内,你把我抓来不是为了让我和你弟成亲,而是为了挖我的心。”

茶雾缭绕中,他的唇角似乎有些抽搐,良久点了点头。

她差点一下巴磕在桌上。

七言菩提心,千年结果,结果三日后便会凋落消失,是极其需要缘分才能得到的神物。听闻它有起死回生重塑筋骨的功效,服下之后会代替人的心脏,拥有七言菩提心的人命中有一菩提劫,渡过便登仙成佛,渡不过便是一死。

但到底事实如何谁也不知,毕竟谁也没见过,传得久了便也只当传言来听。而此时他竟然说这传说中的神物就在自己体内。

自己即记事起便是孤儿,这么多年也没见有什么特异功能,就是长得漂亮了点,但这也是归功于她爹妈。若是常人告诉她,她必定不信,可说出这话的人是洛城城主,这令她不得不信。

他们大张旗鼓地将她抓来,待到挖心之后,便可说是她不愿成亲而自尽。虽然将人逼死传出去不怎么好听,但谁敢对洛城有所怨言。

他不担心她能逃出洛城,让她死前当个明白鬼便是他最大的善良。直到他离开很久,她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消息。

几日之后,他过来封了她的穴道让人带她出去。她知道嚷嚷也没用,脸上倒显得很平静,只是她想到清远,觉得如果临死前还能再见他一面便死而无憾了。

刚想完,就看见一抹青色人影由远及近,依旧是淡漠的脸,只是眉目间有少见的担忧。她开始相信自己体内真的有菩提心了,作用就是能帮她完成死前遗愿……

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洛城将这方庭院打理得十分雅致,青色藤蔓爬满了浮屠像,白玉铺就的小路旁稠李如雪,他走在那条白玉路上,就像在自家庭院一样闲庭信步。真是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是来救人的。

江湖上没有谁敢和洛城作对,她以为她会安静地死去,不会有人记挂。

他避开影卫攻击来到她身边,将她护在身后。洛城城主步步紧逼,他与他交手并不落下风,可见武功造诣实在是高。他一掌将城主击退几步,转身将她抱在怀里,后背挨了一刀,血色浸染了青色僧衣。

他抱着她在风里疾驰,嘴唇血色一点点褪去。洛城的人起先紧追不舍,后来便没了踪迹,想来是被甩掉了。他终于力竭,将她稳稳放下后才喷出一口血倒地。

好在是深山,她找了些草药给他敷上止了血,开始运力冲破穴道,直到暮色西沉才带着他赶往医庐。

夜晚风凉,她罩了一件单衣守在他床前,半夜他转醒,看见她撑着头小憩,青丝掠在唇角,显出苍白容颜。

他微微抬手便惊醒了她,唇角掀起明艳的笑:“我刚才梦见嫁给你了。”

他蹙眉,嗓音沙哑而冰凉:“出家人不谈姻缘。”

她凑近他,眼底笑意明显:“那你为何要拼死救我?”

他目光看向窗外沉沉夜色,窗边探进一枝艳色凌霄,好半天才淡淡开口:“上苍有好生之德。”

她趴在他耳边,语气亲昵而温柔:“我才不信。”她的嘴唇擦过他脸颊:“清远,我好像喜欢上你了。”

本以为洛城会大肆追捕她,可这几天江湖格外平静。他养好了伤便要回定林寺,她依旧步步紧随。

他蹙着眉眼,又恢复往日淡漠模样:“小僧乃佛门弟子,你还是另寻他人吧。”

她折一朵九里香簪在鬓间,红衣白花衬得人格外清丽:“我愿随你修佛。”

她的脚伤未好,他虽不愿她跟着,但依旧放慢了行程,只是每夜借宿在村庄人家时,村民看他的眼神令他有些懊恼。

自她脚伤渐好,他再也不愿意去帮她买什么肉包子烤鸡腿,有几次连小贩都忍不住提醒他,大师,佛祖看着呢。

他当然知道佛祖看着!她不就是佛祖派来磨练他修行的吗!

老伯端了白饭过来,她果然露出嫌弃神色,凑到他身边问:“我可以去买烧鸡吗?”说完又赶紧补充一句:“我保证回寺之后就开始吃斋!”

他有些头疼地挥手让她赶紧走。她面上绽放胜过日月光辉的笑容,几乎晃了他的眼。吃完饭打坐念经,那个笑容始终在脑中回荡不散。他有些心烦出门,月色照得院内那颗枯树格外凄凉,她依旧没有回来,估计是不想他看见她啃烧鸡的模样。

手指抚过粗糙石桌,月光投下他凉薄影子,低低叹了声气。良久,她终于回来,手上果然空空,眉眼间似有古怪之色,只是在看见他时露出往日明艳的笑。

“回来了就好。”他留下一句话转身进屋,半夜转醒透过半开的木窗,看见她依旧站在那棵树下,红衣墨发,却透着无尽凄凉。

她的爱不算猛烈,但胜在持久。脱下艳丽红衣,换上青衣白裙,随他在寺庙吃斋念佛,虽然住持好几次委婉表示,她其实可以去对面那家尼姑庵。

回到寺庙后她见他的次数其实很少,他似有意躲她,只有讲佛经时她随众人坐在他面前,认真地模样令他难以言喻。

但一个姑娘长久以往住在寺庙终归不合适,住持派人来游说了好几拨,但见她每日抄佛经做功课,向佛之心如此虔诚,实在做不出赶人之举,最后还是让清远出面。

她端坐在山水墨画之前,像黑白泼墨间一抹明艳色彩,执笔的模样是常人难及的优美。他站在门口,逆光投下一片暗影。

“你不必如此执着,一切皆是虚幻,放下即是解脱。”

她深情看他:“佛渡众生,你也渡我一次吧。”

他微微阖眼,面色有不正常的潮红:“施主将自己困于深渊之内,执念太深,是佛难渡。”

她走近他,唇角攒起笑:“那,便将你也拉入深渊。”

他后退两步,最终叹了声气离开。

这样清净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,因寺庙接连有两名僧人被杀,死相可怖。她也去看过尸体,干涸像被吸干鲜血。

更深露重,她心内不安,担心清远出事便去了他的禅院。月桂冷香浓烈地从院内漫出来,她敲门无人应,只觉这月桂香闻着有些古怪,翻身跃进了院墙。

房门漆黑一片,离得近了,一丝血腥味钻进鼻腔。她大惊失色推开门,清冷月光洒进房屋,借着冷月可见清远满嘴的血坐在床边,一名僧人躺在血泊之中。

她捂住嘴朝他扑过去:“你……你做了什么?清远!你做了什么!”

他抬头迷茫地看她,嗓音沙哑:“我渴……”

她抓住他的手,看见青黑之气顺着掌心一直延伸到肩头,是中毒入魔的征兆。蓦然想起从洛城逃脱时,洛城城主古怪的笑容,竟然是那时候给他种了毒!

她将他抱在怀里,轻拍他的背:“没事,我会解决的。”

话落,听见窗外传来人声,迅速将鲜血抹在嘴边,随即打开轩窗,将他扶起来:“快下山,在十里亭等我。”

他眼底渐有清明,脸上露出痛苦神色,她踮着脚轻轻拥抱他:“你若成佛,我随你修佛;你若成魔,我随你堕魔。”

他愣神看着满屋鲜血,终于转身跃出。片刻,房门被推开,僧人的火把映着屋内正在饮血的她,红唇像染了艳色胭脂,她朝众人露出一个妖艳的笑:“被发现了。”

“把这个妖女抓起来!”

愤怒的僧人一拥而入,她拔出破云,不介意让血流得更多。她要为他的离开争取时间,一直纠缠到力疲才终于冲出去,一路疾驰。

几日之后,江湖盛传,非狐入魔,人人得而诛之。

清远并没有在十里亭等她。

越来越多的杀人吸血命案发生,江湖人将这一切都算到她头上。她一边躲避江湖追杀,一边找他,有几次差点落入围剿。

林玉空蒙着面将她从人群中救出来时,她一眼就认出他,还是曾经笑意盈盈的模样:“你不怕他们认出你迁怒纯阳啊。我徒弟怎么样啦,都快有我高了吧?”

他冷冷看着她,咬牙切齿:“我不相信是你做的!”

她看见远处火光渐近,倾身轻轻拥抱他:“是我做的。林玉空,善待我的徒弟,我此生没有机会再回去见她了。”

他固执地抓着她,几欲红了眼眶。又想起多年前,他在桃花林看见她,她醉卧花树之间,对他笑道:“你就是纯阳掌门?这么个毛头小子?”

“我会证明你的清白!你跟我回纯阳,没人敢动你!”

她却一掌打在他肩头,借力飞跃而走,带笑的犹如三月桃花的嗓音还响在他耳边。

“林玉空,一定要完成你的梦想,把纯阳发扬光大。”

她走得很洒脱,却没想到,她离开片刻,有黑影欺身而近,几番交手之后,长剑刺穿了他的心脏,他躺在冰凉地面,似乎看见夜幕繁星下她朝他伸出手。

人声渐近,他嘴角溢出鲜血,说了此生最后一句话:“纯阳上下,善待她的徒弟。”

那是他死前,能做出的唯一承诺。

而她不知道,她依旧四处寻找清远,听闻某地又发生了血案,赶过去时却被江湖之人围攻。她立于高墙正与众人纠缠,突然听见有人叫她师父。抬眼便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,其实她根本不认得她的样子,可她知道是她,是她在桃花树下捡到的她。

没想到她还记得她。

因为分神腹部中剑,她转身便逃,逼近悬崖。

小徒弟满脸都是泪,有她未料到的在意:“师父,你让我等你回来,可这么多年了,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回来。”

她看了眼追来的人,语气冷然:“我不是你师父,你认错人了。”

如今的我,已不配做你的师父。她转身跃下悬崖,却没想到小徒弟会跟着跳下来。她为了救她顾不上自己,狠狠摔在地上,五脏六腑几乎移了位,痛得晕厥过去。

醒过来时在昏暗的山洞中,已被封了内力,火光中黑衣人斗笠半遮,可她一眼就认出他,轻轻笑出声:“你终于愿意见我了。”

转而想到小徒弟:“那我和我一起跳崖的小姑娘,她没事吗?”

他将一根木柴投进火堆:“被拜火教的人救走了。”

她放下心,缓步走到他面前,伸手揭开他的斗笠,看见那张日夜思念的脸。想了想,认真地对他说:“前些时日,我听见有人说,七言菩提心可以驱散魔性,重塑筋骨,清远,你来见我,是因为这个原因吗?你想要我的心?”

他静静看着她,她突兀笑了一声,猛地拔出破云对准心口刺下去,刀尖停在距胸口一指处,他握住刀锋,面色发白:“你做什么!”

她抬头,眉目释然:“你不是想要我的心吗,我把它交给你。”

她的眼里没有半分对死亡的恐惧和对他的怨恨,只有无尽的情意:“我的心早就是你的啊,你不知道吗?”

她日日夜夜寻找他,不是思念,不是担忧,她只是想将这颗心双手奉上,助他脱离魔道,回归佛道。

她握住他持着刀柄的手,对准心口刺下去,鲜血溅在他淡漠的脸上,她前倾去拥抱他,是缠绵温柔的姿势,刀锋更深的刺进,她趴在他肩头,咳出一口血。

温热的气息喷在他耳边,带着血色缠绵。

“清远,有一个秘密,我一直没有告诉你。我不会告诉你,这是我的对你,唯一的惩罚。”

那是她死前最后温柔的情话。

尾声

她说的没错,这个未知的秘密,是对他的惩罚。他无时无刻都会想到她,想到她口中的那个秘密,夜夜难以安眠。

忘川赤水能够将不为人知的往事重现,有些事情他明白,可有些真相,他不知道。

画面中出现非狐艳丽的红衣,他眉眼紧蹙,看见她在镇上买烧鸡,和妇女讲价时却发现妇女腰间佩戴了一枚锦囊。

一枚和她交给他超度的一模一样的锦囊。

她惊异之下询问,听见妇女回忆:“这是以前长君送我的,她本绣了两个锦囊,一个送给自小定亲的谈渊,一个自己留着。可惜谈渊一心向佛,非要出家,还将这个锦囊还给了她。她说留着两个锦囊没用,便送了我。”

她似乎想到他一贯寡淡模样,轻笑出声。又听妇女继续道:“这长君呐,是个傻孩子,她以为谈渊情愿出家也不愿娶她是因为自己长得不好看,便想尽办法消除脸上的胎记,后来离开再也没回来。而谈渊那孩子,在前往寺庙出家的路上,遇到山贼被杀了,唉,真是一对可怜的孩子。”

她脚下踉跄,包好的烧鸡掉落在地。

而此时的他紧紧抓着茶盏,可见泛白的指骨。她早就知道了,她知道他不是谈渊,她知道他另有身份,所以她才会面露古怪,在树下站了一夜。

可即便是这样,她仍旧将他深爱,甚至替他承担所有罪过,最后心甘情愿将心交给他。

茶盏画面一转,出现多年前,雪山之巅结出七言菩提心,洛城城主得到消息时匆忙赶往,却迟来一步。一名为了使夭折女儿复生的母亲凭着伟大的母爱攀上雪峰,先他一步将菩提心喂给了女儿,而自己也冻死在雪峰之上。

事已至此,洛城城主无可奈何,却也深知,服下菩提心的人命中有一菩提劫,或为生死劫,或为情劫,只要她没渡劫之前自愿挖心,这颗心便能再次为他所用,助他修行。

这些年他一直派人监视她,直到她差点命丧沙漠,菩提劫终有反应,本以为她的劫难是生死劫,不想将死之际天降大雨,竟将生死劫转换成了情劫。

那个叫谈渊的人,才是她命中注定的劫难。洛城城主派人寻找谈渊发现此人早死,于是便命身边最得力的暗影冒充,一切的舍命相护都是虚情假意,不过是为了让她爱上他,心甘情愿挖心罢了。洛城为了杜绝纯阳干扰此事,竟对纯阳掌门痛下杀手,直到洛城城主顺利拿到菩提心,才将林玉空已死的消息散播出去,嫁祸给非狐。

他们自认为她至死都蒙在鼓里,是一个陷入情劫的可怜可笑之人。可其实她比谁都看得通透,明知是陷阱,明知是假意,仍付出真心。

是因为爱得太深,太满。

他脸色白得吓人,语气却一贯淡淡,朝流笙道谢离开,她想了想,还是帮那个女子问了那句话。

“你爱她吗?”

他在门口驻足,良久,终于开口:“我负了她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